我是螺莉莉

总有一些现实生活中熟识的同龄人会通过各种方式搜到我的博客,这些人看到博客顶上的标题后(天才少女螺莉莉的数据中心)反应都出奇的一致:仿佛看见万年难得一遇的八卦一样,一脸兴奋的跟其他人谈论此事,这些事情时不时又会传回我的耳朵里。

我非常能理解这些人的兴奋之情,毕竟你看,一个自称螺莉莉(或者螺丝糖)、留着长发、身材酷似女性的男性,心里一定住着一个小女孩,恰巧这种人这在现实生活中是很少见的,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稀有种自然要当成谈资。进一步的,很多腐的女脑内就会开始自动展开攻啊受啊之类各种烂桃花剧情,甚至难以安奈心中的兴奋之情与我分享你脑内那些不大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画面。虽然一般我都会耐着性子听下去,不过内心当中我是不大喜欢这类话题的,尤其主角是我的情况下。

上周我在直播上聊了这件事情,这周另外写了一份文字版供好奇的人更加深♂入的了解我。

和我这副皮囊有关的滑稽事情还挺多的,比如:

  • 幼儿园体检的时候被粗暴的拉开内裤确认性别;
  • 上厕所的时候,另一个男生进来、原地倒车出去、看了一下厕所牌子、又进来;
  • 进厕所的时候被人用各种方式叫住或者拽住;
  • 进了厕所就成为整间厕所的视觉焦点;
  • 早上宿舍的厕所里面发出了杀猪般的「卧槽」,随后是一串「对不起」;
  • 今年新换的身份证上面的照片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性别了 ˊ_>ˋ。

尽管如此,我的性别和性别认同依旧都是男性,并且我非常满意自己的性别,并没有成为一名女性的愿望。

你为什么会给自己取名叫螺莉莉?

因为这是一个有趣的名字

你所看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基本上都是沙雕网友给起的,起名的思路也很一致:几乎都是把我的名字打错了,再脑补上去一些粉红色成分,一个崭新的名字就出现了,比如萝斯、螺莉莉、螺丝糖这两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另外还有一些名字是通过组合一些与我有关的概念得到的:

  • 比如螺丝蛋(🔩🥚)是对我头像的客观描述(?);
  • 克苏鲁·鱿·螺丝蛋则是对我诡异人设的客观描述(??);
  • 贞夫则是是雄性贞子的简称(???)。

这和罗永浩给锤科起名字的思路差不多,想到什么就在头顶上扣什么(虽然我是锤黑)。把一个名字扣在自己头上的唯一标准就是这个名字是有趣的。

贞夫这一名字的来源
摄于研究生宿舍
学校赠予毕业生的学位服,收到后拍了一张纪念照
摄于出租屋内

事实上我在追求有趣的道路上还做了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比如这个真实巨硬显示器和令人生草的尤物(平时上下班的时候我真的会带着这个包):

真实巨硬
如果你在大望路附近看到了背着这东西的人
请不要和他打招呼

你为什么会留长发?

一名男性留长发是一件不太常见的事情(虽然我们公司很多),每个人都会有他们自己的理由,而我留长发的理有有如下几个:

我对剪头发这件事情有阴影:我母亲曾经在从事理发行业数年,因此对自己发型设计的能力颇有信心,但距离其脱离这一行业到我上学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其审美标准并未跟随时代变化,因此每次她给我剪出来的发型都颇为奇怪,每次剪完头发都不免要被同学揶揄一番,久而久之便对剪头发这件事情有了阴影;

我高度社恐:让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由一个陌生人为我理发,期间还要和他攀谈,这对我来讲是很不自在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会尽量避免这件事情。同理,像饭馆超市之类的地方,如果有和店家熟悉的店我便不太会去陌生的店(所以你会发现我总是吃一家饭馆吃到死);

我讨厌麻烦的事情:每个隔几周就要花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去理发,还要花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而且我并不在意自己的发型究竟如何……

未命名段落

你看,两件看起来很巧合地事情,放在一起就会让人产生让当事人(我)很困扰的误会,我希望通过这一篇小文章,你能更加清楚的了解我的真实样貌。

其实我选择螺莉莉这个名字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如果你对心理学或教育学有所涉猎就会知道,在一个人的学生时代,具备女性化特质的男孩和胸部发育较早的女孩都很容易成为校园霸凌的对象,我也不例外。那时我的班主任和父母在这方面并没有给予我任何的社会支持,同辈人也一样。因此与之有关的经历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创伤。因此选择这样的一个名字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接纳这些过往经历的过程。因此当听到周围人那些兴奋的议论时,我的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的。

不过我个人并不介意你怎样称呼我,无论是螺丝、萝丝、螺莉莉、姐姐甚至是阿姨这种听上去很不对头的称呼。只要你不是抱有敌意的称呼我(比如死人妖),基本上我都不会反感。所以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方式来称呼我,我也会尽最大可能用温和的方式回应你。

结语

一个社会的进步性体现在哪里?不同的人可能会给出截然不同的答案,而在我看来一个社会的进步性体现在它的包容力上。每个人都有权利以自己的样貌自信的生活、以任何方式成为他自己喜欢的样子,而不需要承受来自社会的压力和伤害。无论你是一名男性、女性,无论你想要成为男性还是女性,亦或者你喜欢一名男性亦或者是女性。

台湾同婚公投的时候我和我的室友们都很关注,对结果也很期待,第二天看到公投结果的时候也都很失望。出结果之后我们聊了这件事情,结论是亚洲人目前的意识形态普遍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不能对它有过多的期待。

参考阅读


尾注:2019年7月12日,联合国就是否继续设立性倾向反歧视独立专家组织投票,中国方代表投下了反对票;同月网络传言称广电局新增了 20 条「指引」,其中第 13 条为:「同性恋题材要点到为止,要转为友情」。

Comments